诚博国际

                                                            来源:诚博国际
                                                            发稿时间:2020-08-06 03:02:11

                                                            【环球网报道】“我们愿意与任何人合作。”当地时间21日傍晚,美国总统特朗普在近3个月来首次参加的白宫疫情简报会上表示,如果中国最先成功研制出新冠疫苗,美国愿与中国合作。但有美媒注意到,在当天的简报会上,特朗普依旧固执地说了“中国病毒”。

                                                            对于特朗普的这番回答,《华盛顿观察家报》讽刺称,虽然特朗普在当天的简报会上反复把新冠病毒称为“中国病毒”,但在谈及中国研发疫苗的成果时,特朗普反而觉得让美国人接种疫苗的努力应该是“全球性的”。  

                                                            此前,5月22日,《柳叶刀》发表了该型疫苗Ⅰ期临床试验数据,试验结果表明该疫苗安全、耐受性好,无严重不良反应,受试者全部产生抗体和细胞免疫反应。

                                                            在接连经受武汉、北京两轮新冠肺炎疫情的“侵袭”之后,中国本土的新冠肺炎疫情基本上得到有效控制。然而,国门之外不断刷新人类历史记录的全球新冠肺炎大疫情时刻提醒着我们,新冠肺炎病毒所制造的威胁并未真正消除。后疫情时代,如何才能摘下口罩回归正常生活成为笼罩在公众心头的疑雾。包括美国顶级传染病专家安东尼·福奇在内的许多学者提出,疫苗不问世,我们已经无法彻底阻断疫情。而根据现有对于新冠肺炎病毒的认识,国内许多专家学者也认为,如果说这场疫情“阻击战”的上半场主要靠防治,那么下半场则主要依赖于疫苗的问世。所幸,最先走出新冠肺炎疫情风暴的中国在新冠病毒疫苗研发工作中目前也处于全球第一梯队的位置。

                                                            据环球时报记者了解,目前中国生物生产的新冠病毒灭活疫苗库存量已达四百余万份,这一数字还在不断攀升,一旦中国生物新冠病毒灭活疫苗完成三期临床试验获准上市之后,可以很快满足国内庞大的接种需求。

                                                            在疫苗的攻关阶段中,各研发单位、合作单位、生产单位以及科技主管部门、医卫监管部门等各方均全盘通力配合、全力以赴,通过集中力量、串联转并联的方式,加速疫苗研发。比如在疫苗的有效性评价环节,以往的方式是对不同种类的动物逐一进行有效性试验,这次采用并联的方式后,则是对不同种类的动物同时开展有效性试验。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白宫疫情简报会举行前不久,北京时间7月20日晚,国际医学期刊《柳叶刀》在线发表由中国工程院院士、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研究员陈薇团队领衔研发的重组新冠疫苗(腺病毒载体)Ⅱ期临床试验结果。这是全球首次正式发表新冠疫苗Ⅱ期临床试验数据。试验结果表明,单次接种该型重组新冠疫苗(腺病毒载体)28天后,99.5%的受试者产生了特异性抗体,89.0%的受试者产生了特异性细胞免疫反应,为人体对抗新冠病毒感染提供“双重保护”。

                                                            在会议上,刚刚于今年6月履新卡特中心CEO的佩奇·亚历山大(Paige Alexander)代为宣读了信件的部分内容,卡特在信中特别肯定了“中美接触”政策,似乎是在有意回应此前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尼克松图书馆演讲中对此的否定。

                                                            若中国先研制出疫苗咋办?特朗普:我们愿与中国合作

                                                            对此,杨晓明表示,病毒在传播的过程中出现基因组部分位点的变异这是一种常见现象。病毒只有在蛋白质水平上发生非常大的变异时,相互作用的受体和靶点才可能改变。从目前数据来看,新冠病毒发生蛋白质水平上大的变异的可能性极低,且现在发生的变异都不是关键点的变异,所以不足以引起疫苗无效。